Yukang's Page

走过十年

2010-12-30

过两天就是2011年,一到年底总会让人有些抚今追夕,免不了唏嘘感叹一番。总结一年太短了,我来好好想想这十年我记忆中还存有的一些事,断断续续的。

2000年 ,以及之前三年,那年我十四岁,初三,读了两年寄宿后已经变得弱不禁风。刚好那年也是奥运年,没电视看,只有一块小黑板摆在楼下,我不知道悉尼在哪,印象更深的是旁边的菠萝块,五毛钱一块,相当爽口。那物质贫乏的年代一个礼拜的火食费大概在八块五左右,初一到处三基本维持这水平。有一次看同学的篮球杂志,一个黑人(后来才知道是carter)举着个球把人给飞过去了,印象深刻,从此起后就经常看篮球了,并长期偏爱看这个黑人的球赛。初二时当过一年的劳动委员,当时正值学校大搞建设,我们就被叫到山上去挖草皮铺在学校广场上。这好歹也算个官,还挺霸道的,就是分配任务然后坐在那里记录没人挖了多少土和草,也许除了这次我再也没有主宰别人劳动的权利了。进那传说中的重点初中是要考试的,爸妈说我是成绩本来没上的,用关系把我送进来。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回事,反正那时估计是心里有所愧疚,或者是因为读寄宿没动画片看了,我学习那可是相当努力,摸着良心说真是勤奋检朴、纯正无邪、天天向上的好孩子。那时多幼稚,就把排名在自己前面的同学的名字写在书上,有位我要超的同学五点半就起来了,我也要跟着起。不知道什么应试教育,什么素质教育,只知道前面有人排我前面很不爽,回想起来也挺好玩的。学习之外有个乐趣是看人打架,那时流行古惑仔什么的,总是有些同学看起来特牛逼,没人敢惹。有次据说有大规模群架,月黑风高爬到学校的小山坡上等着,结果两群人罗嗦了半天没动手,很另人失望。我虽看起来老实,也确欺负过比我更老实的同学们,就在现在还是心里有所愧疚,对不起了。到现在能记下来的初中同学的名字就那么几个了,大部分人毕业后再也没联系过。快毕业那年第一次对一位姑娘有了脸红心跳的感受,其实什么也没做,只是我向她借教室的钥匙。依然记得午后教室走廊上的风和阳光的味道,我跑得很快。


2001年 ,9月进了高中,17岁的少年很单纯、无虑,有一群人可以和你打球、彻夜瞎谈。不会想着未来会怎么样,但会觉得未来很美好很美好。高三那年经常一个人,开始觉得有压力,进而有时失眠,那个暑假我还搬到一个自己的租的小房子里住,不过没到一个月就觉得不适了,矛盾的就是想独处而又耐不住独处,然后又搬回宿舍。回忆起来三年一闪而过,现在我也会觉得高中是段最快乐的时光,有时会在梦里回到那段年少光阴。高中毕业后大概有一半多点同学上了大学,但能联系的比较少。后来和一些在高中都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聊天,有人说我是个狂人,看起来很嚣张、不怎么理人的那种。我只是对没太熟悉的人没什么话说,看起来很冷淡可有些时候还会私下来那么一下,用后来的词说是闷骚。这种性格我是知道怎么形成的,已经不好改了。其实高中能记下来的事很多,在此不一一写下。大家都天各一方,有的人和事也许永远不会忘记,但也就仅此而已。


2004年 ,来成都,第一次出远门,还是有点远。大一的印象就是国腾的天蓝色寝室和教室、冬天里弥漫的大雾、小说、篮球、村子里的网吧、PS。我们总是五个一小撮人走在一起,后来大三后就成了舍友。那时班还有个手掌大的电视机,黑白的,五点多起来看火箭的比赛。那时在学校上网还得排很长的队伍,上网也没什么事,就是那么耗着排队。现在想想真是可惜了大好时间,多多学习些其他的就好了。大二的时候就搬到市区了,感觉一下子从农村到了城市,各种方便了不少。然后下面三年就待在了万人坑里面,宅了两年,一年宅在图书馆,大学就这么过了。其中无所事事、浑浑噩噩的时间多,还有一年的精神折磨,回想起来不是很好的感受。宅起折腾的时间多,也没什么特别的收获,最多的时候就是试用各种版本Linux,结果系统倒装得挺熟,经典书籍也略看过一遍,没精髓和深度,倒也对计算机有所兴趣了。交际圈在隔壁几个寝室范围内,各种挺失败的,在风中论坛里面看热闹灌水。另外喜欢过两个女生,一个未来得及追求,一个追求未遂。毕业那会四川地震,刚好中午在十一楼我们寝室都在午睡。我以为是这栋楼坏了,吓得腿都软掉,五个人在寝室厕所趴了一会就跟着大部队跑了出去,然后是几天的不眠夜。第一次被摆放在这么大的自然灾害面前,经历后就会觉得平常在乎的什么都不那么揪心的重要了,活着是个的幸运。


2008年 ,还在成都,本校读研。读研的根本原因还是想在学校多待两年吧,另外也觉得自己大学是荒废了不少时间。这两年变成了宅在实验室,做做项目,写代码看书,周末还经常出去逛一下,生活很简单。喜欢上了骑自行车,去各种地方玩玩才对成都有个大概印象。心里比较平稳,也总会想着要抓紧时间,因为在学校的时间不多了。恋爱过一段,又是异地才4个月。现在对于恋爱这些也不是特别强求,又有那么点小愤青和理想主义,认为房子、车子和老婆、孩子没什么太大的瓜葛。过年回家小学同学孩子都能打酱油了,大学同学也有的结婚了,和我一年的同事送来请帖的时候就倍感压力。算算还真有那么点催人急了。又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,但以结婚为目的的相亲也是俗,俗俗俗,“生活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”。爱情变得那么奢侈,可遇不可求,他们喜欢说缘,当找不到的时候这就是个很好的托词。


2010年 ,就现在,快结束了。这本命年过得还算安稳,努力并收获了一些。已经找完工作在实习了,基本不怎么在学校,学校里的日子很安逸,还有午觉睡。找工作是段比较重要的日子,因为不得不考虑怎么去迎合到社会中,自己想要什么,想要什么样的工作,想要在什么地方,以及自己能给别人什么能承担什么。这些也许以前都有大概的想法,但真的面对一个个切实的选择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纠结,经历过就会有另外一番感受,那就是成熟吧。

简单回想一下,这一路走过的都很平凡,其中的各种滋味和大部分80后一样,这十年里面每一个时间断点处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那么些选择,无所谓好和坏、对和错。如果要谈梦想,我小时候的梦想很好玩,湘江边总会有很多巨型的船嗡嗡作响,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认为那是个挖金子的机器,在船夹上可以洗用水冲洗出金子出来,就想我以后要是有那么一艘就好了,并幻想着我在船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画面。而后稍微长大一点再在河边一看,不过是些挖沙船,破烂不已,有种被骗的感觉。被骗的会很多,生活总是在欺骗我们,以前很赞同《爱与生的苦恼》的一段,“一切生命本质上皆为痛苦,人生即抛掷在痛苦和无聊之中”,痛苦源于贫乏,无聊源于满足。太悲观了不好,还是应该轻松一些、感恩一些来面对,不管是得或失,用回忆拥抱过去,用热望迎接未来。


再见,往事。你好,新年。

快到家的路上 不是我拍的 不过很有家的感觉

screen

使用微信打赏

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,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

扫描二维码,分享此文章